导入数据...
  
李菁教授回母校做学术报告Being汉译两派之共同预设
[四川师范大学哲学学院]  [手机版本]  [扫描分享]  发布时间:2021年5月26日
  查看:119
  来源:

2021年5月21日下午2点30分,四川师范大学哲学学院邀请到同济大学哲学系博士生导师李菁教授,在嘤鸣园209会议室作了题为“Being汉译两派之共同预设”的学术报告,哲学学院全体研究生和部分青年教师到场聆听,讲座由哲学学院张桂权教授主持。

李菁教授是我校1997级思政本科生、2001级马哲研究生,后来成为浙江大学博士生、博士后。2013年,他年仅31岁,被聘为兰州大学哲学教授。他不仅在国内《哲学研究》《世界哲学》等刊发表过哲学论文,还在世界一流A&HCI英文分析哲学期刊 Philosophical Investigations (Oxford: Wiley-Blackwell)和 Philosophia (The Netherlands: Springer-Nature) 分别发表过分析哲学 的研究论文 “Both Wittgenstein and Kant Beg the Question” (2019)、“The Hidden Set-Theoretical Paradox of the Tractatus ”(2018),又在商务印书馆“现象学文库”出版了现象学的研究专著 《在-是——海德格尔与维特根斯坦》,是国内一线哲学研究者。

图片.png

在讲座中,李菁教授指出,Being(Sein)的翻译问题是汉语学界西方哲学研究中非常重要的话题,围绕这个话题展开争论的两派可以划分为“存在(在、有)”派与“是”派。存在(在、有)派认为 Being(Sein)应该译为“存在”或“在”或“有”,是派认为 Being(Sein)应该译为“是”(作系词用)。这两派都认为,“是”与“存在”不能兼得,“是”没有“存在”的含义,“存在”不能作系词。但是,李菁教授认为,Being(Sein)的系词用法和存在用法不但非截然二分,而且在根底处就纠结为一体,所有系词包括现代汉语里的系词“是”本就无可争议地内含“存在”的意思。接下来,他以孙周兴和王路的文章为“存在派”和“是派”的代表文献,并参考了卡恩(Kahn, C, H.)对Being(Sein)的分析以及海德格尔《存在与时间》的中文翻译,他以这些材料为例证明:在很多情况下,Sein(Being)只能翻译成现代汉语里的系词“是”,而这正是海德格尔试图指出的“存在/是”之领会——系词“是”就是地地道道的“超越”,系词“是”里本就内嵌着“实存-超越”之路。因此,任何系词都自嵌存在的含义,任何系词用法同时就是存在用法,存在用法并不比系辞用法更为本源。可见,现代汉语里的系词“是”自带存在义,根本无需担忧以“是”翻译名词Being(Sein)会丢失动词to be(sein)里的存在义。

讲座结束之后,李菁教授同与会的老师和同学进行了长时间的互动交流。与会老师和同学积极发问,李教授针对老师和同学们提出的问题一一做了回应,大家就“是”与“存在”的翻译以及相关哲学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。

图片.png

图片.png



(微信扫描分享)
编辑:哲学学院